張月恆
  索庇是一位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自由廣場開三輪摩托的司機,他親歷了不久前警察驅散廣場上的抗議者。
  柬埔寨最大的反對黨救國黨領導人桑蘭西從去年12月15日以來,發起“天天示威”活動,要求首相洪森下臺,重新舉行大選。與此同時,與反對黨聯繫密切的5家工會組織則發起全國工人罷工活動,要求將工人工資從現在的大約100美元大幅提高到每月160美元。今年年初,罷工在金邊郊區的工業園逐漸演化成暴力衝突。
  當《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再次來到柬埔寨時,金邊市區內已經恢復了昔日的繁華和喧囂,騎著摩托車的人群、各種品牌的汽車充斥著金邊大大小小的道路,大型商場巨幅LED廣告牌上反覆播放著商業廣告,旅游景點和大型超市裡依然游人如織。自由廣場上反政府抗議者搭建的臨時帳篷早已被清除完畢,只有廣場一角仍在執行巡邏任務的軍人提醒人們,這裡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反政府集會。
  記者從金邊市區出發,約1個小時來到遭受衝擊最嚴重的汶盛(Veng Sreng)工業區,汶盛路兩旁還有3家較大的工業園,包括加華工業園、安達工業園、雨康工業園。除了在這3家工業園入駐的上百家企業外,還有其他私營企業建立的大大小小的制衣工廠,數量加起來有300家之多,占整個柬埔寨制衣工廠數量近1/3。
  服裝制衣業是柬埔寨最大的出口行業,該行業雇用了約60萬工人;制衣業占柬埔寨出口的八成以上,對GDP的貢獻率高達15%~18%。柬埔寨制衣廠商會秘書長盧啟建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制衣工廠目前已經有九成工人陸續返回工作崗位,但持續近10天的罷工給柬埔寨制衣、製鞋產業造成2億美元的直接經濟損失,而罷工和暴力衝突給外商投資信心造成的損害等所帶來的非直接損失目前尚無法估量。“一些韓國製衣廠商正考慮要搬遷到國外,而更多的買家可能考慮會將訂單轉移到鄰國越南等國家,這些負面的效應將在未來的一兩個季度內逐漸顯現。” 盧啟建說道。
  柬埔寨籍工人恩孔是中資制衣廠英方(柬埔寨)制衣有限公司十多年的老工人。他對記者表示,像最近發生的大規模罷工和暴力事件自己還是第一次經歷,“我現在每個月的基本工資為190美元,加上加班能拿到300美元,家裡有兩個正上學的孩子需要供養,我認為罷工並不是理性的行為,用暴力強迫其他工人罷工更是不應該。”恩孔對記者說。
  僅這一家制衣廠罷工期間直接的經濟損失就達10萬美元,由於生產停頓,交貨延後可能會帶來進一步的損失,但最重要的是由於買家擔心柬埔寨安全形勢,可能會取消後續訂單,“目前有日本買家和中國買家正考慮取消分別為八萬件和五萬件的服裝訂單。如果訂單正式取消將給工廠帶來30萬美元以上的損失。”廠長張定嘆息道。
  柬埔寨首相高級經濟顧問梅·卡彥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目前發生的工人罷工和暴力活動對柬埔寨經濟發展非常不利。卡彥表示,柬埔寨依賴於外國投資,尤其是對制衣業的投資為當地創造更多就業、推動經濟發展,但這一事件對柬埔寨形象造成巨大傷害,外國投資者對於政府維持穩定、維護法律和秩序的信心與信任遭到損害。“反對派和部分工會提出160美元工資的方案並不現實,將會導致大量工廠撤離柬埔寨,從而會對柬埔寨制衣行業造成致命打擊。”卡彥表示。
(原標題:柬埔寨最低工資爭議衝擊制衣業優勢)
創作者介紹

Disneyland

tk73tkhw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