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次在街頭宣傳反傳銷
  □記者李彬胡公崗文王亞鴿攝影
  閱讀提示|“不管反傳的道路有多遠,我必將反傳進行到底……”6月13日上午,洛陽周王城廣場,一名身背黑色雙肩包的男子邊唱反傳銷歌曲,邊向路人散髮宣傳單。他叫王士次,今年28歲,20歲時曾被朋友騙進傳銷組織,兩年後做到高管才發現一切都是騙人的。看著有人賣車賣房籌錢加入傳銷組織,甚至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毅然決然離開傳銷組織,並走上了公開反傳銷的道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瞭解傳銷內幕,不再上當。當初他是如何被騙進傳銷組織?退出後為何走上反傳銷的道路?親朋好友對他的舉動如何看待?對此,記者對王士次進行了獨家專訪。
  【現場】曾經的“傳銷高管”,在洛陽宣傳反傳銷
  “遇到傳銷大家切記不要害怕,要冷靜,他們是很害怕外人的……”6月13日,天空飄著細雨,洛陽市西工區周王城廣場,一個海報展架旁,一位年輕人向路過市民講述著他的經歷:“當初我也是受害者,也曾來洛陽傳銷過,但看到被騙者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決定迷途知返,揭露傳銷騙局……”年輕人說到動情處淚流滿面。
  這名年輕人叫王士次,安徽省六安市人。2006年,他被朋友騙至遼寧省遼陽市傳銷,先後到河北秦皇島、遼寧葫蘆島、山西晉中、河南洛陽等地進行傳銷,一度做到業務經理,成為一名“傳銷高管”,對傳銷有著較為清晰的認識。“我只想讓大家認清傳銷、遠離傳銷。”王士次告訴記者。2008年他脫離傳銷,併在離開前偷拍下傳銷內幕的場景。離開後,他開始叫板傳銷,一方面對已加入傳銷人士進行勸解,使其準確認知傳銷;另一方面進行反傳銷宣傳。
  “以前感覺傳銷很神秘,通過他的講解知道了不少。”市民王先生說,小伙子好樣的。不少市民對王士次豎起了大拇指。
  【講述】 2006年被同學以高薪騙入傳銷組織
  2006年,想著賺大錢的王士次接到一位許久未聯繫同學的電話,讓他到遼寧當廚師長,月薪最低4000元。“那時我在上海的一家飯店打工,每月底薪960,滿打滿算工資也就2000多元。”王士次說。誘人的薪資,同學的盛情邀請,王士次懷揣著學技術、掙錢後回家開個大飯店的夢想,踏上了開往遼寧的列車。
  到了遼寧,酒足飯飽後同學帶他到了住的地方。可進屋一看,屋裡男男女女好多人,一碗白開水被屋裡的人說成老鱉湯,王士次立馬懷疑是傳銷,說要離開,但同學下跪輓留,口口聲聲求王士次一起聽聽課後然後再決定去留。屋裡的人熱情好客,又是擠牙膏又是端水洗腳,從沒享受過如此待遇的王士次蒙了,答應了同學的請求。
  “雖然聽說過,但沒真正見過傳銷到底是什麼樣,他們告訴我是直銷。每月能賺20多萬,老總都是穿金戴銀,西服扣子都是鍍金的。”王士次說,一堂課下來他就被“洗腦”了,感覺發家致富就在眼前,他就騙家裡說包工地要了1萬元,買了三套所謂價值2900元的“產品”,但實際上什麼也沒有。
  【升官】2007年曾來洛陽做傳銷,從“主任”升到“經理”
  想賺錢?那得拉下線,讓下線買“產品”才能分到錢。幹了6個月,王士次拉來了自己的朋友、表弟,下線發展到7個人時當上了“主任”,覺得挺有成就感的王士次還把談了兩年的女朋友從老家叫到了遼寧。
  說起為何來洛陽宣傳?王士次有些難為情地說,2007年他曾帶著20多人的團隊到洛陽做傳銷,還被抓進了公安局五次。王士次介紹,傳銷都會選擇一些有特色的城市,騙親戚朋友的時候會以邀約旅游的名頭。“那時候這裡還是噴泉呢。”王士次指著周王城天子駕六博物館上的“6匹馬”雕塑說,他們當年就住在周王城廣場附近,上課地點在史家屯。
  2007年下半年在洛陽,王士次由“主任”升到“經理”,可只分到了3000多元,根本不是傳說中的一萬元底薪,一切都只是畫餅充饑,“傳銷只會讓人在希望中越來越窮。”王士次說,“經理”參與分贓,並且是知法犯法,但他已無法回頭,因為不僅搭進去了時間、本錢,同時還有一群等著發家致富的親戚朋友,還有他親戚朋友的親朋好友。
  【醒悟】看到有人賣車賣房加入,內心不得安寧、決定退出
  害怕被抓,王士次不敢在洛陽久留,以旅游為由將下線騙到山西晉中。可到了晉中,當地警察嚴打傳銷組織,王士次又帶著他的“團隊”前往廣西。“廣西的傳銷方式不一樣,叫資本運作,騙錢的起點就是69800。”王士次說,有的人被“洗腦”,賣車賣房加入,他內心不得安寧,決定退出,並拍下了傳銷內幕的影音資料。
  “被我騙去的好朋友現在也都幾乎不聯繫了,我表弟的媽媽至今不和我家往來,女朋友也徹底分手了。”王士次告訴記者,退出傳銷後他覺得應該做點什麼,就把在傳銷組織拍下的影音資料放到網上,後來建立自己的反傳銷網站。工作之餘,他還奔走於各大城市,利用自己所瞭解到的傳銷組織內幕現身說法。
  王士次說,他在反傳銷網站上公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幫助一些家庭勸說被洗腦的親人,勸說成功後還在當地人流密集的地方宣傳反傳銷。
  然而,王士次的反傳銷之路並不平坦,2012年在山東聊城,王士次正在街頭進行反傳銷宣傳,被當地的一個傳銷組織當街群毆,幸得圍觀群眾打電話報警,才沒造成嚴重傷害。除此之外,他還接到過恐嚇電話、短信,但他從不畏懼。
  “起初家裡人認為這事很危險,比較反對。”王士次說,後來經過他的勸說,家人也都漸漸理解了,畢竟反傳銷是在救人,是好事。但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每次出來他還是不告訴家人。
  【願望】想拍一部微電影,將反傳銷繼續下去
  “有的人被‘洗腦’嚴重,根本不聽我勸,我就裝成他們的下線,跟著去聽課。”王士次說,那種好多人住一起、限制人身自由的地鋪式傳銷模式已不是很多,現在更多的是家庭式的新型傳銷,大多以五到六人為一個家庭,打著資本運作、連鎖經營、1040工程、國家西部大開發的幌子招搖撞騙。
  “與地鋪式傳銷相比,家庭式傳銷實行高起點入門費,進階需繳納21份共6.98萬元或11份3.68萬元(註:第一份3800元,以後每份產品以3300元計算),每人發展下線3人,發展到600份“產品”以上時可以進階為老總,屆時,可以帶走1040萬。”王士次說,“隨著傳銷花樣的不斷升級,我多次打入傳銷內部‘充電’,為的就是有針對性地揭露傳銷騙局。”
  目前,王士次反傳銷不是單打獨鬥,已經有10多人加入他的團隊。“接下來,有何打算?”“繼續宣傳反傳銷。”王士次說,“我很想拍攝一部反傳銷的微電影,真實再現傳銷場景和騙局。”
(原標題:“傳銷只會讓人在希望中越來越窮”)
創作者介紹

Disneyland

tk73tkhwf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